珍宝岛上无珍宝

读书 admin 1个月前 (04-20) 190次浏览 0个评论

本文也许完成于2019年,当初打算发在微信公众号上,想想可能不太合适,以下为原文:

周日下午一口气读完了徐童的《珍宝岛》,想要无病呻吟写点不痛不痒的文字,却又发现大脑一片空白,便去豆瓣剽窃别人的书评,憋出下面这些文字。

​一个星期前无意中在微信中看到介绍徐童的纪录片-《游民三部曲》的文章,便将那三部纪录片寻来,观影完毕,又去搜寻徐童的其他作品,发现还有一部小说,阅毕,怅然若失。这部小说有一种纸质纪录片感觉,不同的场景交替出现,一如徐童的纪录片一样,镜头不断地切换,粗糙而不失真实,忠实地记录小人物的命运,当然小说中的那些小人物似乎都太过悲催了。

image.png

开头伊始,定格在三件事,新疆的地震,肝胰脾胃移植手术,血肉模糊,一辆摩托载着两具无头尸体冲进正在打炮的嫖客和鸡婆屋中……犹如一幅光怪陆离的画儿。

整部小说,似乎就是黑色幽默的荒诞现实,只是从旁观者的角度讲述着书中人物的悲催命运,说他们悲催,当然是因为所有的人最后都死了,除了主人公贾国志在美国的女儿。

主人公贾国志,在部队即将开赴珍宝岛前线时,和部队卫生员谈恋爱,被提前复原,从此珍宝岛成了他魂牵梦萦之地。后来复原当了刑警,在一次行动中缴获一把报废的苏式马卡洛夫手枪,更让他坚定了自己与珍宝岛的联系,最后他带着这把手枪,去了珍宝岛,冻死在了岛上。

贾国志的父亲贾敬仁是民国时的警察,文革中受尽凌辱,就在苦难结束的前夕,喝多了酒,掉进了印刷厂的锅里,死地连渣都没剩下。儿子贾冬生刚刚和“二毛子”女友富二代赵西娅打完炮后,开着机车在街上狂奔,一根横在路中间的电缆割下了二人的头颅,又载他们的身体往前冲了二十多米,冲进了翟晓枫和王金枝的炮房,二人的头颅还保持着幸福的微笑。赵西娅的母亲从此患上了癫痫,神志不清,一天夜里,她拿斧头劈开了丈夫的头颅,然后自己口吐白沫死在了丈夫身边。

王金枝在丈夫进了监狱后,跟了一个东北老板去了沈阳,后来东北老板的双肾被闫永刚手下的人挖了去,等她在回来时,儿子死于吸毒过量,出狱的丈夫喝醉了酒跌进粪坑溺死,王金枝便干起了鸡婆的生意,就在她打算金盆洗手回老家之时,遇到了昔日老主顾,免费赠炮,但是在伺候后来的嫖客时,被嫖客失手勒死。

那把马卡洛夫手枪的原主人闫永刚,一位老红军的私生子,黑白通吃,走私、洗钱、贩卖人体器官……后来移民美国,却和当初差点击毙自己的贾国志成了至交,帮贾国志摆平了许多事,还帮助他女儿到伯克利留学。就在功成名就,当选州议员时,却和自己的同性性奴玩SM,心脏病突发,猝死床上。

而贾国志当年的狱友,大学老师翟晓枫,由于理想与现实的压迫,突发精神病,拿刀砍向了自己三名学生,在被押解返回北京的火车上跳车自杀。

似乎只有贾国志的女儿最幸福,也只有她没有被写死,闫永刚死后给她留下了大笔的遗产,可是她真的能幸福吗?

珍宝岛上无珍宝,每个人心中或许都有自己的珍宝岛,到头来却只是梦幻泡影,而就连珍宝岛这一不为人知的小岛,也是在国际大环境的裹挟之下才为人所知,但这却成了贾国志一生的梦,梦醒时分,冻死荒岛,却发现一无所有。

imageb04821e60213335e.png


VPS小白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